探索太行山的秘境:寻找瓦氏雅罗鱼的神秘溪流

发表时间: 2020-04-08 10:00

探索太行山的秘境:寻找瓦氏雅罗鱼的神秘溪流

近日忽闻言,距离洛阳城以西一百二十公里处的那巍巍太行的深山峡谷之中,有一处风景秀丽,溪水潺潺的所在,唤作——山里泉。



因其山间溪水水质清澈,鱼虾肥美,鲜被打扰,故而成为了一处溪流钓客犹喜逗留的秘境所在。

九月二十七日,小雨转阴天。

我与钓友周公、徐行、狼哥一道,坐上了开往山里泉的火车,开始了为期两天的进山探钓,打算一睹那太行山的峻奇、沁河水的甘冽,当然还有那五彩斑斓的山河溪鱼的美艳。

山里泉景区,人称北方“小三峡”。位于山西晋城市郊外的沁河峡谷中,太行山南部,晋豫两省交汇处。

距207国道18公里,距晋城市区50公里,距济源市区51公里,距离洛阳市区121公厘。

侯月铁路从景区穿越而过,并设有火车站,因此前来此地交通十分方便。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在这里造就了举世罕见的、独特神奇的地质地貌奇观。



涛涛的沁河水九曲十八弯盘绕蜿蜒犹如一条蛟龙雄踞在大山深处,给山里泉增添了无数的神秘色彩的同时,也给此地带来了无穷无尽的山欢水笑和勃勃生机。

当然,做为痴迷于山河作钓钓鱼人来说,吸引我们不仅仅是这如画的美景,更是因为那沁河山水孕育出的溪哥、马口、河鲶、牛尾巴等丰富的溪流鱼种,其中犹以瓦氏雅罗鱼最为鲜美。

瓦氏雅罗鱼,又名华子鱼、滑鱼,当地人俗称白鱼,属杂食性溪流鱼种。常以水生植物、小昆虫为食,偶尔也食小个体鱼类。多喜欢在山间湍急的溪流、江河中沙石质地的缓流之中集群嬉戏觅食。

主要分布于我国黑龙江流域各水系,其中以黑龙江水系为多。此外,黄河下游、滦河、岱海、达里诺尔湖也产此鱼,但数量较少。



因此鱼并不常见,长相又与草鱼有几分相似,所以在洛阳本地路亚圈儿不知道是哪位有才的钓友以“草混子”为其命名,而在焦作、山西等地,钓友们则因其一身鳞片雪白酷似铠甲,故而以“白甲鱼”做为一种叫法!

而这些各地颇具特色的叫法也为了瓦氏雅罗鱼作为溪流精灵增添了几分的神秘。

直至央视著名人文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2 ·秘境》中达里诺湖冬捕那一集播出以后,瓦氏雅罗鱼的名字才逐渐被钓友所知晓。

但恰恰也正因为如此,才使得瓦氏雅罗鱼的大名在钓鱼圈儿内名噪一时,能够钓获一尾瓦氏雅罗鱼便成为了无数中原路亚人心中的一个夙愿。

而我们此次所要前往的山里泉,正是这样一个传说中雅罗成群的世外桃源。



一个多小时后,火车便渐渐驶离了城市的高楼林立,取而代之的是车窗外成片的绿色植物和陡峭奇险的峭壁山岩。火车依太行山而行,这辆上世纪的6920次绿皮火车将要带我们远离喧嚣,回归自然。

因为不是周未,车上人并不多,大伙都三三两两、稀稀疏疏的的散落着。其中除了些打扮朴实的山民模样的人之外,大多便是像我们这样的江湖钓客了。

其中又以年近花甲的老大爷居多。与他们的谈话后方才得知,他们是市里面的退休工人,晚年无事儿,便时常乘坐此趟列车前往黄河之中挥竿垂钓。因来回车票不到十元,经济实惠,所以便成了常客。

看着他们,我不禁在想,倘若若干年后,我到他们这个年龄之时,这趟6920火车是否还会继续开动呢?就在我一晃神儿的功夫,四周陡然变得漆黑,随之而来的是火车穿过山洞的巨大的呼啸声。



周公作为此次钓行的领队,他此前已经先我们一步进行过探路工作。他提醒我们,穿过这个山洞之后,我们便要下车了!果然,随着眼前一亮,火车缓慢的停靠在了一处小站前。

说是小站,倒不如说是临时停靠点,因为下车之后,并无明显的车站标识,只有一条长长的台阶,与台阶尽头的几户农家小院相连。

随后,我们一行四人,徒步而行,穿过一条狭窄漆黑的山体隧道之后,一条玉带似的溪流和远处连绵起伏的山尖便赫然映入眼帘,让人顿生一股“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酣畅!

沿着山脚下的盘山路继续向前,天空中此时正飘着细密的雨丝,远处的群山也在这雨中,变得空蒙起来!看得出,一行四个人都被眼前这美景所吸引,一个个的脸上也写满了大写的兴奋与好奇。

望着一侧的沁河水,每走一段必然发出“瞅,又是一个好标点”的感叹!



沿着盘山小路,又行三十分钟后,五六户在绿树掩映中老式平房便进入了我们的视线,尤其是门口那一棵棵树叶儿已经脱落一大半的柿子树,挂满了鲜艳橙红的柿子,显得格外夺目。

周公来之前已经联系过当地一户农家老板,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青年男子,人很质朴,老远便出门迎接。一番寒暄之后,我们便安顿了下来。



农家收费并不贵,五十块钱一天,管住、管三顿饭。此时已近中午,楼下一阵阵香甜的面香便扑入鼻中,那正是手工饸洛面的味道!

四人一个吃了两大碗之后,便迫不及待的收拾好装备,朝着那梦寐以求的沁河湾出发了!



作钓标点距离所住的农家只一路之隔,只需要走下一条陡坡便可抵达。清清沁河水随着山谷的走势,或为急流、或为浅滩,而这些结构区,正是我们所要作钓的黄金标点!

此次作钓,我们本着以雅罗鱼为主,溪哥、马口为辅的策略进行。我主攻飞蝇,周公和徐行以一根UL的软竿挥舞亮片,狼哥则找到一处溪流中的深潭,以一根3.6米的溪流竿静坐溪畔。

一切分工停当,几个便根据自己的钓法,选择好合适的标点纷纷抛出了山里泉的第一竿!

作钓瓦氏雅罗鱼,传统钓、飞蝇钓、路亚钓均可。传统钓主钓溪流中水流较为缓慢的深水区,以普通的商品饵料诸如蓝鲫、918等拉饵开竿即可,活饵的话以蚯蚓为最佳选择对像。



飞蝇钓的话,以2——4号等软调竿为主,饵的话以蜉蝣幼虫、铜头约翰等湿式毛钩为为好用。在这几种钓法中,又以路亚钓法为最佳。

路亚瓦氏雅罗鱼,多选择UL、L或ML调路亚竿,尤以L调路亚竿最为实用。

因为此鱼多隐藏在激流和缓流交界的石头之间,个体又比马口偏大,所以,L调路亚竿在不失手感的同时,又可以在激流中轻松控鱼。

如果你想追求激流满弓的极致手感,那么UL的超软竿会是你的不二选择。钓线采用0.8——1.5号的尼龙线居多,路亚饵用1.5到5克的马口小亮片就可胜任,犹以柳叶儿形的流线形亮片效果最好。



由于瓦氏雅罗鱼鱼嘴偏小,吃口也并不像马口那样凶猛,所以钩子的锋利程度必须达到一碰即中的效果。

闲言少叙,我选定一处急流上沿的急缓交界区,绑上一枚15号钩的连珠蜉蝣来回假抛几下之后,便将其送了出去。由于是溪流作钓,对抛投距离并没有那么苛刻,有时候甚至在脚下能获得不错的咬口。

这不,我的小蜉蝣刚一落水,一个漂亮的水花便在水中盛放开来,我随手一扬竿,只觉得竿尖一沉,一尾闪着银光的小溪哥便被我提出了水。

因为是秋天,此时的溪哥身上的花纹并没有夏天好看,只有身体侧面四条浅蓝色的竖纹。摘钩放鱼后,便紧接着甩出了第二竿。



同样的落点,同样的毛钩入水的一瞬间水花迸裂,不同的是这一次的拉力似乎比上次大了不少,只觉得那小家伙在水中左突右闪,倔强的不肯屈服。

我紧拉几下主线,一尾肥乎乎的、体长大概十五厘米的大溪哥便浮出了水。这溪哥对我来说,并不陌生,在家门口那条伊河之中也多有分布,可这太行山溪哥的身材,不仅个体比伊河中的要长一些,论肥胖程底,却也是肥嘟嘟的,活脱脱一个小胖子!

一连抛了十几竿,只是胖溪哥就上了六七尾。我不禁感叹,这传说中的山里泉溪流钓的天堂果真不是徒有虚名!只是我们今天所要作钓的重点目标鱼——瓦氏雅罗鱼却依旧未见其踪迹。

可就在我正犯嘀咕之时,不远处的周公那边便传来鱼讯。



只见周公手中那根UL的路亚竿已经大弯,他所作钓的标点为一处急流区,此时随着急流的冲刷和水中鱼儿的牵引,绷紧的竿头正急速的颤抖着。

然而周公也是个溪钓高手,怎么能它逃跑的机会。但看他一只手稳稳的弓着鱼的同时,也适时的将卸力装置进行了调整,将那鱼挣扎的力道和水流的冲击,化解成为了纺车轮出线时那一阵清脆悦耳的“啪啪——”声。

终于,经过几个回合的较量,此行第一尾目标鱼——瓦氏雅罗鱼便由周公所钓获。而几乎与此同时,一旁的徐行也同样大吼一声“中鱼了!”

徐哥作为刚刚玩儿路亚一个月的路亚届新人,每一次的中鱼都是宝贵的体验。从他那兴奋的语气中、在他那满笑意的脸庞上,做为一个路亚人的幸福在这一刻体现的淋漓尽致。



虽然是新手,可他并没有因为中鱼而自乱阵脚,反而显得出奇的老练。他手握竿柄,稳步收线,随着鱼的游动,还不时调整着步伐,外人如果不知道,还真以为他是个身经百战的“江湖老手”

就这样,没过多时,徐哥便将一尾银光闪闪的瓦氏雅罗鱼挑于竿头。看到此,我不禁由衷为周叔和徐哥感到高兴的同时,也同样期待着属于自己的那第一尾山里泉的雅罗鱼。

由于我现在所在的区域水较浅,最深处还没不过膝盖,所以存在雅罗鱼的概率并不大,于是我决定顺着溪水一路向下,重新选择标点。

沿河岸而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体现在这太行山深处的每一个角落。四周溪水潺潺,鸟鸣啾啾,除了那如刀削斧砍般的太行崖壁之外,那崖壁之上一簇簇白色的崖菊显得犹为好看。


它们在石头缝隙中,正热烈的盛开着,为这稍显冷酷的崖壁,点缀上了一丝跳跃的灵动来!

没走多远,又是一阵悦耳的流水声便吸引了我的注意。循声望去,目光所及之处,是一条开阔的河道,由于地势的落差,哗哗的河水奔腾而下,汇聚在下游一处较深的河道内。

我眼前一亮,这不正是我所寻求的绝佳的雅罗鱼藏身标点嘛!于是急步向前,唰唰几竿,便将毛钩送了过去。

相比干式毛钩视觉可见的鱼讯,湿式毛钩在这种流水中的慢慢回拉的同时,也必须时刻紧绷心弦,只要出现咬口,便要及时扬竿刺鱼。



这一次,为了过滤溪哥的咬口,所以我特意换上了一枚十号的蜉蝣若虫来进行作钓。没想到这一改变当真收到了成效,蜉蝣入水之后,一阵窸窸窣窣的咬口便从下传来,我知道,那肯定是那些贪吃的小溪哥在作怪。

而我自知它们无法将我的蜉蝣幼虫吞入口中,所以也并不扬竿,只为等待那雅罗鱼的发现!第一竿无果,我紧接着甩出了第二竿……

可接连接七八竿搜索下来,我所期待着的那瓦氏雅罗鱼的深情一吻始终没能青睐我的小蜉蝣毛钩。这让本来信心满满的我略感失望,难道受秋天气温的影响,雅罗鱼不在急流?

亦或者是我的毛钩不符合它的口味儿?再或者此处标点根本没有雅罗鱼的栖息?一连串的问号一窝蜂的涌进了我的脑海。



结合周边的地形和以往的经验,我最后得出一个结论:此段河道虽有急有缓,可水下较为平整,并无明显的凸出的水底结构,而雅罗鱼又喜欢栖息在石头缝隙或者石头背面调整休憩,所以我果断做出决定:继续更换标点!

俗话说:树挪死,人挪活。对于溪流飞钓来说,这一点同样适用!

此时时间已经来到下午三点半,天空中的乌云渐渐散去,露出了缕缕暖黄色的阳光。我在心中默想:但愿这雨后的阳光能够给我接下来的作钓带来好运!

沿着河道继续向前,由于河水清澈,水的深浅自然一目了然,行走了将近二十分钟,也没能寻得见一处自认为满意的标点来。而就在我又绕过一个山坡之后,远处一个如同白色龙头似的水柱便又一次吸引了我的注意。



定睛一看,原来那是一处沁河电站的出水口,此时正开闸放水,所以才形成了这样的奇观。再往河道中看,水势较上游明显变大了不少,更让我感到兴奋的是,那河道中数块凸出水面的山石。

我三步并作两步飞奔过去,选定那些山石区的一片回水湾站定,三二下便将我的小蜉蝣再次送了过去!前两竿搜索依旧无果,可我并不气馁,我知道,这种地形,只要有鱼,上鱼只是时间问题。



话音刚落,第三竿抛投之后,没等我牵扯几下,一个银白色的影子便从两块山石的夹缝中快速闪出,叼起我的小蜉蝣便回身向水下窜去。

我见状,果断扬竿作合,3号飞钓竿的竿身顿时如同弯弓一张,橙色的飞钓主线也紧紧的绷直了!我心中一阵狂喜,因为看的分明,所以我可以无比确定此时中钩那鱼正是沁河精灵——瓦氏雅罗鱼了!

可此时鱼尚未出水,距离成功还差一半儿,我不敢掉以轻心。弓竿、扯线、飞蝇溜鱼如果没有遇到体型较大的鱼,并不需要过多的放线,只需要弓紧竿身,随着鱼的走势,稳稳溜鱼即可。


通过力道我判断,此条雅罗鱼的个体应该在一斤左右,虽然不大,但对于雅罗鱼来说,已属河中上品。就在样,我与它来回僵持了数个回合之后,它也终于耗尽了最后一丝气力,乖乖的被我收入了抄网之中。

只见眼前这条雅罗鱼,浑身银甲、身材如梭、特别是那淡橙色的鱼鳍,更是如同哪个水彩画大家精心调配出的水彩,煞是好看!

接下来,我又在此处标点大大小小钓获得五尾雅罗,而山间的白昼比起山外的世界要显得短上一些。夕阳已经坠入远入的山尖,只留下一片橙黄暮色正变得越来越淡。



是夜,农家小院中的那一方木桌前,伙伴四人此时正推杯换盏,酒意正酣。

狼哥今天以手竿钓获溪哥无数,雅罗三尾;玩儿路亚的周公和徐行每人均以六尾雅罗而给今天的作钓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而我,也不甘落后,以飞蝇钓法钓获五条雅罗,数条溪哥。

选取几尾个头最为健硕的回来下酒,其它鱼获全部放其归溪水,对于这样一处世外桃源、山溪秘境,如此才是一个钓鱼人对她最大的感恩……